大众CEO:增程式是过渡技术,我们看不上

国产汽车 车友活动 2022-09-30 0
大众CEO:增程式是过渡技术,我们看不上

据财联社报道,大众中国CEO冯思翰(Stephan Wollenstein )于15日重申:“从客户价值的角度看,增程式混合动力是一项过渡技术,大众集团不会追求这一点。”需要注意的是,冯思翰用的是“过渡”而非“过时”,说明对该技术还是有一定认可。

image

这已经不是冯思翰第一次公开diss增程式电动车,早在2020年9月,冯思翰在成都举办的一场SUV产品试驾活动上发表自己对增程式电动车的看法:增程式电动车可能并没有想象得那么环保,从整个国家和地球的角度来说,借助化石燃料的燃烧为汽车动力系统发电是一种“糟糕的解决方案”。与此同时,大众汽车集团(中国)研发部门负责人威德曼表示,增程式已经是过时的技术,发展潜力不大。

1000.jpg

2020年8月,李想在理想用户日上直接开骂:“我先说难听的话,TMD,一帮搞臭技术的,天天冲我们bb,什么增程电动是个落后的技术。请问,他们TMD搞出来屁技术了?对,让一群毫无用户思维,完全不关心用户的这帮人,天天的研究技术路线,TM什么技术路线啊?胡说八道!”后来,李想又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,在朋友圈发文称:“一百多年前的技术路线为何变成了如今技术的道德制高点的?那几个国内三流汽车企业的研发人员,建议你们多听听用户的需求,多干点实事,多去体验体验产品,都是有正经工作的人,别收点小黑钱就没完没了的在知乎和微博上黑理想ONE和增程电动技术。欢迎对号入座,比水军还看不起你们。”

006y8J29ly1fz63ificwkj312w0pxhdu.jpg

要知道,2020年主推增程式电动车的也只有理想汽车一家,虽然冯思翰没有明说,但还是被解读为暗讽理想,自然与李想结下了“梁子”。2021年12月,李想在微博上发文,内容特别简单仅有八个字:“感谢鞭策,继续努力”。其配图为理想ONE与大众旗下中大型SUV销量对比,数据显示2019年12月,理想ONE首月上险量仅为1011辆,而途昂+途锐的总数为13173辆;2020年9月,理想ONE的上险量提升至3830辆,而途锐+途昂上险总量为9304辆,彼时大众汽车高端称“增程式是最糟糕的解决方案”;2021年11月,大众汽车在华中大型SUV包括途昂、途锐、揽境、ID.6 X和ID.6 CROZZ五款车型,11月累计上险量为12445辆,不及理想ONE的13438辆。至此,李想最终还是用数据阐明,“增程式并非最糟糕的解决方案”,顺利“复仇”。

增程式是否是落后的技术?答案是肯定的。100年前,世界上第一台纯电动车Lohner-Porsche诞生,由于续航里程太短,不具备实用性,后保时捷创始人费迪南德·保时捷为了解决里程焦虑,其装上了一台内燃机用来发电,这就是世界上第一辆串联式汽油机混合动力汽车,也是最早的增程式电动汽车。所以,如果说增程式电动车是新技术,那绝对谈不上。

增程式电动车放在现今确实在不错的技术,但在彼时的汽车工业时期,石油开发和内燃机技术提高的情况下,电动车在1920年之后逐渐失去优势,被内燃机驱动的汽车所取代。时至今日,燃油车已经发展到顶峰,但是空气污染、能源枯竭刻不容缓。于是,停滞了半个世纪的电动车再一次推向市场,遗憾的是电动车经过一百多年的历史,电池技术却没能实现质的进步,续航里程再次制约电动车的发展,此时100多年前的增程式技术再次被推上舞台。

2007年北美车展上,雪佛兰沃蓝达概念车亮相,预示着一百多年后增程式电动汽车重新杀回人们的视线。沃蓝达(Volt)通过独创的Voltec电力驱动技术,在标准的220V普通家用电源上为其T型16kWh的锂离子电池充电,可以纯电驱动行驶80km里程,从而满足日常行驶需求。在电量不足的情况下,发动机驱动发电机再产生电能供给电动机,在35L的油箱容积的条件下,Vlot可以再增加约为490km的里程,此原理和费迪南德·保时捷的增程电动车原理基本一致。后来,包括宝马、奥迪、别克等品牌陆续推出增程式电动车。然而,增程式最终还是烧油的技术,甚至比部分燃油车的油耗还高。以理想ONE为例,其搭载的1.2L三缸増程器,这款发动机不直接驱动车轮,而是直接驱动发电机给电池充电,其百公里油耗为8.0L。

7月6日,华为终端BG CEO、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在微博上表示,“目前充电桩的完善与普及还需要时间,增程模式是目前最适合的新能源车模式”。同时,余承东还对增程混动系统大加称赞,并对“李想开拓探索增程模式所付出的努力与贡献”表示感谢,而李想则在微博上转发微博并送出“爱心”。

image

当晚,长城魏牌CEO李瑞峰在微博上发文称,“打铁还需自身硬,增程式混动技术落后是行业共识,再大的嘴,也不能大放厥词”。其后,李瑞峰再发微博称,“增程式就是落后的,隔行如隔山,别把随性当个性”、“做增程的闷声发大财就好了,大嘴何必说出来”。

image

从国家战略及汽车行业的发展上来看,国家明确将增程电动车划归到了新能源汽车领域,而PHEV仍属于燃油车范畴,这对增程电动汽车的发展也带来了新的机遇。另外,从销量来看,作为增程式电动车的理想ONE,不管是在中大型SUV还是在新势力产品中都是名列前茅。也就是说,增程式或许是落后的技术,但是并非糟糕的方案,除了理想汽车外,包括岚图汽车、赛力斯等厂家都相继宣布新增增程式电动车型,从某种程度上是对该技术的认可。

至于长城柠檬DHT混动,该技术于2020年12月发布,是长城历时三年所研发的一套高效混联的混动系统。据了解,长城柠檬DHT混动采用了一套DHT高集成度油电混动系统,集成1.5L/1.5T混动专用发动机、发电/驱动双电机、定轴式变速箱、双电机控制器、集成DCDC,可以实现EV行驶、混联驱动、串联驱动、能量回收、怠速停机等各种工作模式。

image

至于李瑞峰怒怼增程式电动车,实际上也可以理解,毕竟增程式作为落后的技术,如今又再次被推向市场,而研发长达三年的长城柠檬DHT混动,所取得的反馈缺收效甚微,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也在情理之中。据了解,长城汽车旗下的魏牌和哈弗都陆续搭载DHT混动技术,但是销量表现却一般,上半年魏牌拿铁DHT累计销量仅9764辆,玛奇朵DHT也仅1300辆,而理想ONE为60403辆,同样搭载增程式混动技术的问界M7上市4小时订单量变超过2万台。

推荐阅读:

深圳市浩宇欣电子有限公司

「宝马大中华区CEO」高乐:扩大宝马的“朋友圈”是跨界合作

朝阳驾校价格,朝阳驾校价格表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平台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qq303154759进行处理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